《科技苑》常见问题梳理

编辑:凯恩/2018-11-05 12:46

  我是说,一个好题目首先是一个准确的题目,题目与内容的高度、深度、角度、行文风格都要相一致。题目要起到统领、指引和平衡的作用,如果往深处看,我们会发现题目还会影响到节目的结构,所以题目是总管,要能盖住全片。因此在对待题目问题上,千万不能马虎,更不能无所谓。

  题目是概括通篇内容的词语。第一,要准确,能够统领全片;第二,要有创意,要打眼,是引领观众的第一要素;第三,要有诗意,有品位,大俗或者大雅。

  第三,要有诗意,有品位,大俗或大雅。猪和伟大连在一起,由大俗而大雅,就像两极镜头能创造氛围一样,有些题目也需要两极的对峙来提升诗意。但对峙是有角度有风格的,鲜明的指向性会提升题目的诗性。比如《伟大的猪》这个题目,既不像豪杰——民间的主持正义者;也不像土匪和地痞—凤凰娱乐(fh03.cc)—强霸或无赖的形象代表。它的鲜明风格是诙谐与憨厚,它以庄重而幽默的形象突然站立起来,从大俗奔向大雅,足以登上大雅之堂了。这个题目的风格是由积极的态度撑起来的,假如说用“吃也好睡也好活着就好”的消极态度构思本期节目,题目的取法、论据的取舍、叙述的风格就要统统变化了。

  中央电视台《科技苑》栏目制片人 张生贵

  我们之所以要求题目有创意,要打眼,目的就是要从题目开始就吸引观众。创意是有创造性的想法和这个想法所带来的意境,在一个片子里题目首当其冲要承担这个使命。只有题目有创意有吸引力,才能变成引领观众的第一要素。

  前边说了,当主持人说今天我要讲伟大的猪,观众一听就“傻了”,观众张大了嘴巴,其实引领就开始了。猪和伟大连在一起,令人啼笑皆非,看起来这是一个离谱的命题,但它出现在我们这个比较严肃的科教栏目里,观众就不能不认真起来了,它将逼迫观众去想一个从未思考过的问题:猪真的伟大吗?可以说,这是一头幽默而庄重的猪,它使一个严肃的命题变得可爱。从题目开始就引领观众跟着我们的创意走,并重新审视和思索有关猪的问题,我们的第二个目的也就达到了。

  一、关于题目

  总之题目不是孤立的,不是不费思量就可以信手拈来的,不是片子做完了随便安一个就可以了事的,它是精细策划的轴心,不可不重视。在我们《科技苑》栏目里曾经出现过几个好的题目:《狐狸过冬要减肥》、《兔子该不该喝水》、《到底让飞不让飞》等等。不管节目做得怎么样,这几个题目的取法值得借鉴。一是平易近人又不乏思想。天下所有成熟的思想在表达上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就是深入浅出。吃透的道理,烂熟于心的原理,才可能用最通俗的语言表达出来。二是角度新颖指向性很强。天下所有的文章所有的节目,都是用来论证自己的观点的,没有明确的角度和观点,引领的作用就不强,只是我们科教节目的论据是实实在在的知识和技术,是展示科学知识和技术的形象化镜头,而不是没有镜头或者镜头不到位的空泛凤凰娱乐(fh03.cc)的议论(不能“说技术”)。许多文章、许多节目虽然论述方法不一样,但对角度的渴求是一样的。

  我觉得,如果内容跟上了,取名《伟大的猪》,更能征服观众。首先这个题目有点怪,令人诧异。在人们意识中,猪的形象已经固化了,那就是懒惰、肮脏、愚笨、永远吃不饱。而我说的是伟大的猪,有悖常理。这是一个突然站起来的题目,就像一头突然直立起来的猪,它站在当路,挡住了人们顺顺当当的思维去路。当主持人说今天我要讲伟大的猪,观众一听就“傻了”,观众张大了嘴巴,我们得往里填充伟大的东西。趁着短暂的思维停顿,我们就可以腾出手来抛出我们的杀手锏——三条伟大的论据:能生、会吃、会长肉。母猪的生育能力没有哪一个家畜比得上,一年可以生三窝,一窝平均生10头。今天刚生下的小母猪,明年这时候就可以当妈了,当一头母猪当了祖母,建立起百十来口的大家族,一头同龄的小草驴还没有性成熟呢。猪的另一特点是会长肉,一头好猪一天可以长两斤肉。两斤肉!不是闹着玩的。这个世界上,在长肉方面能与猪相提并论的恐怕为数不多。这是因为猪有一口好牙,能撕能咬能嚼,到嘴里的东西都能给弄碎了,猪还有一个好的消化吸收系统,弄碎的东西从咽下嗓子的那一刻,就开始被消化吸收,猪的肠肠肚肚都是消化吸收的好器官,再加上猪不爱好体育锻炼,消耗少,吃下去的东西都给人长肉了。试想一下,如果猪不能吃不能睡,长肉不快,大家天天都要吃肉,哪有那么多猪肉可吃?关于猪的伟大论据还有很多条,不说了。

  我最近把栏目报题和审片之中发现的十八个问题,在栏目例会上一一强调过,比如题目问题、扣题问题、描写问题、挤水问题、提炼问题、镜头问题、重复问题、角度问题、幽默问题、转折问题、细节问题、互动问题、策划问题、导向问题、发现力问题、科学知识与技术操作的融合问题、栏目风格问题、栏目核心价值问题等。我把这些问题都逐步整理到我的《电视笔记》里,因为都是个人见解,不免有不当和片面之处。再加上小童催稿催得急,没有认真打磨,今天先拿出来几条,希望能与大家一起探讨,共同切磋。

  第一,题目要准确,能够统领全片。有一个关于猪的科普片,最开始我给这个片子取名《伟大的猪》,但看了编导的稿子以后,我觉得《猪也不寻常》更合适。编导的稿子写得还不错,但用《伟大的猪》就不合适了,因为稿子没有提升到伟大这个层次。题目要与内容相匹配,假如题目与内容不在一个平台上,就会形成两张皮。

  第二,题目要有创意,要打眼,是引领观众的第一要素。